这一观点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另一项研究的支持,后者表明颅内高潮可以让

简介: 这一观点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另一项研究的支持,后者表明颅内高潮可以让那些经历过它的人感觉与其他人的联系更紧密。

它的意思是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也称为耳音、颅内高潮(下文称为颅内高潮)。

在过去的十年,随着颅内高潮这个术语诞生以来,人们对它的兴趣呈现为爆发式提升。

一些发布的、能引发颅内高潮的视频已经获得了成千上万的观看量,这些视频能引发这种出神似的、愉悦的放松感。

并非每个人都经历过颅内高潮,但是从那些经历过的人中,我们了解到了一些一致的内容。

有趣的是,当人们发现颅内高潮的存在时,他们通常认为要么每个人都有相同的经历,要么只有他们有这样的经历。

其次,尽管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感受,但是颅内高潮的触发物却有着显著的一致性。

一些引发颅内高潮的情况通常还包含了这些触发物的组合,比如理发,或者是看某人完成像叠衣服这样平常的任务。

因此,最受欢迎的颅内高潮视频会模拟这些触发物。

这项研究观察了十名曾经历过颅内高潮的参与者,要求他们在一个功能磁共振成像仪器(fMRI)中观看相关的视频。

这项研究证明,颅内高潮时的麻刺感与大脑中涉及情绪、共情以及亲和行为的区域的增加有关。

这是基于少量样本得到的结论还很初步,但是作者将颅内高潮比作关心和动物的梳理行为——这表明颅内高潮了涉及社会情感联系的神经通路。

这一观点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另一项研究的支持,后者表明颅内高潮可以让那些经历过它的人感觉与其他人的联系更紧密。

另外两个大脑成像研究另辟蹊径,研究了经历过或未曾经历过颅内高潮的人在静息状态下(安静地躺在扫描仪中)大脑活动的差异。

他们发现,经历过颅内高潮的人的神经网络会更加混乱。

这表明,颅内高潮的发生可能是因为我们对自身感官产生的情感反应的抑制能力减弱了。

更少抑制我们的内心世界和外部世界的联系,会引发更强烈的积极情绪体验,比如在听到最喜欢的音乐时起鸡皮疙瘩,或者对艺术作品产生敬畏等复杂的情感。

事实上,我们知道有颅内高潮经历的人也更有可能经历其他复杂的多感官体验,比如由音乐引起的寒战和联觉。

不幸的是,颅内高潮经历者也更有可能经历恐音症(字面意思是‘憎恨声音’),这并不令人愉快。

由于神经活动的差异,研究人员还试图弄清有过这一经历和未曾有过经历的人在神经系统之外的差异。

总的来说,经历过颅内高潮的人更容易获得更多的沉浸式或全神贯注的体验。

颅内高潮经历者在“体验的开放性”这一特征上得分更高,这一性格特征体现为想象力、求知欲和对艺术与美的欣赏。

经历过颅内高潮的人也更善于移情,至少体现在两个方面:同情和关心他人,以及容易沉浸在想象和虚拟世界中。

快速浏览一下颅内高潮视频下的评论,你会发现颅内高潮真的会帮助人们改善情绪,缓解失眠,甚至是对抗孤独。

在观看颅内高潮视频时,经历过颅内高潮的人心率明显下降。

但是,我们还不清楚颅内高潮是否能够并且应该作为一种有效的治疗方式。

对颅内高潮的研究无疑将会是令人激动的,因为我们还有未知。

未来的研究可能会探索是否每个人都会经历颅内高潮,以及颅内高潮是否可以成为一种新的治疗方法。


以上是文章"

这一观点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另一项研究的支持,后者表明颅内高潮可以让

"的内容,欢迎阅读超越科技网的其它文章